1
2
位置:西E網首頁 > 人物 > 大山之子 躬行大地——記甘肅黃土坡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總經理金樹棟

大山之子 躬行大地——記甘肅黃土坡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總經理金樹棟

編輯:王軍      信息來源: 西e網發布時間:2022-3-28

  大山之子 躬行大地
 
  --記甘肅黃土坡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總經理金樹棟
 
  三十年前的金秋,陽光灑落銅城白銀,一片耀眼的金黃。光的縫隙里,折射著一個人落寞的背景。
 
  他就是金樹棟,一位正值風華正茂的青年。此刻的他孑然走在白銀的街巷里,帶著對未來的茫然無措。貧寒的家境,讓他不得不揮淚告別了學堂,背起行囊,踏上了在白銀打工的征途。此刻黯然神傷的青年,無法預知的是,苦難是那么厚重的一本書,吃盡世間萬般苦,皆因心中對知識、對文學、對文化的渴求,一個大山里走出來的孩子,終將在人生旅途中收獲金黃,并在白銀乃至甘肅文化扶貧的畫卷中書寫出精彩的華章。
 
  改革之初,神州潮涌,幾年的打工生涯磨練了這位大山之子-金樹棟。他躍身于改革的風口浪尖,一路風塵,踏歌前行,做記者,辦企業,傾心打造了甘肅黃土坡文化傳媒有限責任公司這個以書畫藝術交流、文藝創作與表演、互聯網信息服務、宣傳片拍攝制作為一體的公司。多年來,他帶領公司為貧困百姓雪中送炭,為農村學校增磚添瓦,為文化脫貧事業貢獻力量,始終與時代合拍,與共進。
 
  歷盡劫波,收獲成功。當一個個光環從四面八方飛來,一頂頂桂冠戴在他的頭上,驀然回首,創業的道路何其曲折。在他成功的背后,又包含著多少人間的辛酸與苦楚。
 
  苦難歲月 文學做槳
 
  打工路上他勤奮學習砥礪前行
 
  "看似尋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卻艱辛"。每一個奇跡有不同的精彩,也有非比尋常的艱辛與崎嶇,金樹棟的創業之路也是如此。
 
  沿著時光的河流一路追尋,50多年前,在蘭州市榆中縣上花鄉一個叫大岔村的小山莊,金樹棟在這里出生了。生活的艱辛,農村的貧瘠,讓幼年的金樹棟過早的懂事,他多想走出大山,去看看山外的世界。
 
  童年是每個孩子生命里的一首歌謠,對于金樹棟而言,這首歌謠里,艱辛譜著曲,貧窮填著詞,可他依然唱得鏗鏘有力。
 
  上世紀70年代,一個缺衣少食的年代,尤其對于榆中縣北山而言,干旱少雨,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老百姓勞作一年仍是饑腸轆轆。
 
  1977年,金樹棟7歲,那年家里揭不開鍋,連山里的野菜都被人挖完了,他只好跟著母親去要飯,結果在一個陌生的村落里,他被惡狗咬傷。在那個漆黑的夜晚,年幼的他如同受傷的羔羊,蜷縮在母親身旁,傷口的疼痛和對生活的擔憂帶給他前所未有的恐懼。母親流著淚告訴他:"我一輩子沒有讀過書,嘗盡了不識字的苦頭,以后你要好好學習,走出大山,為家里爭口氣。"母親的話語,扎根在金樹棟幼小的心靈,也為他以后努力奮斗走出大山埋下了深深的伏筆。
 
  讀小學時,家庭沒有其他經濟來源,看著父母依然為溫飽問題勞碌奔波,每逢暑假金樹棟便去水川、青城一帶給別人家干農活掙錢來填補學費。夏日的太陽曬得大地散發著一股燒焦的氣味,汗水流淌在火辣辣的臉頰上,可金樹棟只要想到掙了錢就可以繼續上學,可以買自己喜歡的書,他便不覺得累,也不覺得熱了,對于知識的渴盼,成為他對抗苦難與貧瘠最有力的武器。
 
  往事并不如煙。時至今日,談及那些經歷,金樹棟說,為了文學這條路,雖然自已流過汗、流過淚、流過血,但他從來不曾放棄。有一年,他在白銀蹬黃包車賺取學費時,遇上了一個只坐車不給錢的"女混混"。他執意討要,最終激怒了"女混混",叫來一幫人將他打得頭破血流,還到醫院縫了三針。在病床上,他讓姐姐借來了小說《鋼鐵是怎樣煉成的》,每天讀到深夜。保爾柯察金激勵著他,只有心中有知識的光亮,就無懼長夜漫漫。文學,成為他與苦難和解最好的良藥。
 
  1985年秋天,家里的光景比往年凄涼了很多。金樹棟也初中畢業,貧寒的家境,讓他依依不舍地離開了他熱愛的校園,只能羨慕地看著別人家的孩子去上學。因為天性不服輸,從此注定生命的長河里,無論逆流順境,他都要去用知識做槳,信念為帆,在貧苦中泅渡,劃出人生新境界。"信念是一顆火種,終有一天會燎原。"那一年,甫一告別校園,他決定邊打工邊學習,便在日記本上寫下了這樣一句話。那一瞬間,空氣里充斥著一種崇敬,就連呼吸似乎都要被點燃。
 
  此后,金樹棟開始了他的打工生涯,也開始了他的文學探索之路,談起那段時光,金樹棟回憶中總會浮現一個善良溫暖的面容,那是一位書店老板的臉。因為沒錢買書,金樹棟每天只能去那個老板的書店里看書,他和老板商量,等他回老家就拿一些洋芋給老板,希望老板能讓他免費看書。被金樹棟刻苦學習的精神所感動,書店老板答應他免費看書。在這里,他飽讀古今中外的書籍,為以后的寫作之路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每一朵盛開的花兒,人們只贊美它綻放的嬌艷,卻不去思考它綻放過程的艱辛。1986年,通過自學,金樹棟考取高爾基文學院,2009年金樹棟從甘肅省委黨校畢畢業,獲得本科文憑。每次到河南參加高爾基文學院的培訓學習,他都沒有車費,只能偷偷溜上火車。查票的時候,他無奈之下只能躲在別人的座位下面。每當檢票員從過道走過,金樹棟緊張地看著那一雙雙"大腳","踩"著他的憂心忡忡,穿梭在火車上。但是,他堅信,今天躲在別人的腳下,是為了明天能夠與夢想并肩行走。
 
  勤于筆耕  春華秋實
 
  記者生涯遍訪真相自有萬鈞之力
 
  有這樣一群人:只要有真情,就會用心觸碰人間冷暖,無論那里是瞬間是永恒,也要弘揚正義,鞭撻丑惡;
 
  有這樣一群人:只要有新聞,就會拔腿就走奔赴現場,無論那里是城市是鄉村,也要深入一線,戮力前行。
 
  生命總有另一扇門打開。讓金樹棟沒有想到的是,有一天他也會成為這樣的人。當寫作這顆種子發芽、開花,金樹棟最終收獲了人生的第一次高光。1989年,金樹棟 "高爾基文學院"畢業后,寫作水平嫻熟的他成為《西部發展報》的一名記者。在那里,他且行且歌且珍惜。
 
  記者,記著,真實自有萬鈞之力。金樹棟深知,時間會區分泡沫與巖石,真心與假話。寫好每一篇稿子,打撈每一個沉沒的真相,重申每一個散落的常識,便是對自己的致敬。他經常在現場、在基層、在路上,始終奔忙在第一線,熱愛采訪交流,喜歡蹲點調研。他眼中有故事,目光獨到、善于發現,想群眾之所想、急群眾之所急。他腦中有政治、心中有大局,在大時代的舞臺上,用觀察與思考詮釋堅定信仰、赤膽忠誠。他筆下有乾坤、筆端帶真情,以清新的文風、鮮活的表達,贏得了無數讀者。
 
  時間沉淀了一篇篇精品力作,也映照著一代代新聞工作者的優良傳統、高尚情操。2000年,會寧縣為了培植地方財源,實現農民增收,引進了白靈菇支柱產業項目,成立了會寧縣金譽白靈菇有限公司。由于企業管理混亂,致使48戶村民利益遭到嚴重損害,金樹棟接到報社采訪任務后,他驅車前往該縣實地采訪,采寫了新聞調查《白靈菇為什么要坑人》在《西部發展報》連續報道,引起了省、市領導的高度重視,農民的問題得到了妥善解決,挽回了村民的利益。2005年,榆中縣哈峴中學200多名師生吃水告急,金樹棟來到該校采寫了《缺水鎖住了上學的腳步》在《人民之聲報》刊登,引(起了當地政府部門的高度重視,蘭州市交通局立即送水到該校,徹底解決了師生吃水困難問題。2008年,他在漳縣采訪時,接到縣委宣傳部的通知,要去采訪一名縣優秀教師,當時,漳縣南部山區山大溝深,交通不便,他步行50多公里山路,來到韓川鄉見到了采訪對象馬早德,這位優秀的教師是位民辦教師,10多年來,扎根深山,把自己的青春和熱血奉獻給了家鄉的教育事業,月工資還不到兩百元。他當時采寫的人物通訊《大山的脊梁》一文在《甘肅教育報》刊登,引起了社會對貧困山區代課教師的關心與吶喊,傳遞了代課老師在隴原大地無私奉獻的精神。
 
  鐵肩道義,妙筆文章;情深且長,無愧榮光。金樹棟熱衷于新聞事業,時常奔波在采訪的路上。2012年,他接到哥哥打來的電話,告訴他父親病情嚴重,讓他趕緊回家。然而,此時他接到報社任務正在漳縣采訪。第二天當他風塵仆仆地趕回家時,看到的卻是父親的遺像,他跪在靈堂前,嚎啕大哭,2005年,兒子得了急病,當時他正在張掖采訪,妻子從醫院打來電話,讓他趕快回去,他硬是完成報社的采訪任務之后才回去。當他趕到醫院時,得知兒子因藥物過敏曾幾度昏厥。
 
  世界永遠在變,記者總在熱點之上顛簸,但記者之所以為記者,就在于其始終以赤子之心,扛起新聞專業主義,勾勒真相、描摹正義。鮮花與掌聲的背后,必也涂抹著新聞專業主義的油彩。從業30年,苦練本領,筆耕不輟,采寫了脫貧攻堅先進人物事跡通訊2000多篇,約200多萬字,并在中央、省、市媒體刊登。
 
  有思想、有溫度、有品質的新聞作品,不僅有"一日之輝煌",而且經得起歷史檢驗,可謂有回響的空谷足音。2008年,金樹棟接到白銀市總工會通知,采編出版一本勞動模范事跡叢書,他帶領幾位記者披星戴月,日夜奔跑,廢寢忘食。餓了吃口大餅,渴了喝幾口冰水,用半年多時間采寫了100名勞動模范,并與甘肅文化出版社合作成功出版了《白銀精神》《榜樣的力量》叢書。
 
  會寧縣是國家深度貧困縣之一,近年來,為了打贏脫貧攻堅戰,會寧縣委、縣政府高瞻遠矚,通盤謀劃,大力實施"21211"農業農村產業突破行動,咬定青山不放松,不破樓蘭終不還的拼勁。實現了全縣共同邁向小康大道的新跨越。然而,2019年會寧縣社會上有一些小老板沒有得到個人利益,充分利用自媒體在網絡上攻擊政府,造成了一定的社會負面影響。金樹棟得知該情況后,深入會寧實地采訪,采寫了大量的通訊報道《別了!山窩窩》《會寧大地披綠妝》《洮河之水穿山來》《牽著牛鼻奔小康》《山凹的笑聲》等精品力作,在中國網、人民網等國家主流媒體刊登之后,打壓了社會負面影響,傳播了社會正能量。2019年,他被會寧縣評為全縣脫貧攻堅宣傳工作先進個人,采寫的《花兒為什么這樣紅》并獲得一等獎。
 
  如今他依然不改初心,堅守新聞崗位,認真對待每一個采訪對象,寫好每一篇稿件。他說:"把所有的心血都澆灌在了摯愛的事業上,這一生,值了。"
 
  文化扶貧 樂此不疲
 
  皆因他對腳下這片土地愛的深沉
 
  在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征程中,忠誠、責任、擔當,仍將是新聞記者這個職業鐫刻在金樹棟身上最深刻的烙印。為了能銳意改革創新、壯大主流輿論、弘揚中華文化,金樹棟決心另辟蹊徑,重溫初心,自我觀照,詮釋新聞人的光榮責任和時代擔當。為此,他成立了甘肅黃土坡文化傳媒有限責任公司,以文化扶貧為己任,樂此不疲。金樹棟說:"扶貧的關鍵是扶人,脫貧的關鍵是擺脫貧困的思想觀念、脫掉文化的"貧",這就需要文化來滋養。文化扶貧的根本目標,是有針對性地消除貧困的內在根源,激發擺脫貧困的內在精神動力,為全面脫貧提供智力支持。只有文化繁榮發展,人的精神面貌自然煥然一新。"
 
  2004年至2014年,金樹棟帶領甘肅省新星藝術團連續10年深入村社進行文藝慰向演出。有一年正月初五那天,天下起了大雪,金樹棟帶領新星藝術團全體演職人員到景泰縣寺灘鄉慰問演出,車子壞到了半路,想到已經提前通知老百姓要演出,怕村民們失望,他鼓勛全體演職人員,無論如何都要確保演出正常進行。
 
  一路上,大家一邊修車,一邊步行,最終沒有耽誤演出。當鄉親們冒著大雪,聚精會神地看完演出時,一位年過七旬的老大爺激動地說:"活了一輩子,還是第一次看演員們現場唱歌跳舞的。"老人樸實無華的贊美,仿佛瞬間融化了冰雪,溫暖了那個寒冷的冬天,讓他覺得所有的艱辛付出都是值得的。
 
  就為了這一個值得,30多年來,金樹棟堅持文化助力脫貧攻堅,到甘肅鄉村慰問演出達100余場,受到了廣大農民的好評。
 
  文化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靈魂。金樹棟擔任甘肅省毛體書法研究會宣傳部部長以來,他又組織帶領將軍、著名書法家深入企業、學校、鄉村送書法活動達200余場,為文化助力脫貧攻堅寫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2020年的深冬,天剛剛亮,外面飄著鵝毛般的雪花,他帶領幾名書法家到會寧縣異地搬遷點去開展送文化下鄉活動。由于路太滑,司機不小心猛剎車,車側翻到深山溝里,金樹棟肋骨斷裂,在家里足足躺了兩個多月。家人心疼他,埋怨他到底圖個啥,他憨厚一笑,說:"我干的是為老百姓的好事,受點罪,掛點彩,也是值得的。"身體還沒完全痊愈,他又奔波在開展送文化下鄉助力脫貧攻堅的路上。
 
  如今,在鄉村振興的康莊大道上,文化的力量同意不可忽視,。金樹棟矢志不移地奔忙著,最大限度調動各類資源,發揮積極性、主動性和創造性,匯聚起文化下鄉助力鄉村振興的強大動力,促進農村文化面貌迎來了新一輪的改觀和提升,為鄉村振興事業交上一份生動的答卷。
 
  故土難忘 桑梓情深
 
  多方協調助力家鄉報效拳拳之心
 
  鄉情,是李白"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的惆悵,也是宋之問"近鄉情更怯,不敢問來人"的忐忑,更是杜甫"露從今夜白, 月是故鄉明"的思念。
 
  勇立潮頭、逐浪前行,走出大山的金樹棟對故鄉的掛念時??M繞心頭,鄉情更是他心中永難割舍的牽掛。感受鄉情的呼喚,遵從內心的抉擇,他多方協調助力家鄉報效拳拳之心。
 
  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最艱巨最繁重的任務在農村,特別是在貧困地區。金樹棟的家鄉榆中縣也是國家貧困縣之一,金樹棟有一次到榆中縣上花中學采訪,他看到師生們冬天圍著火爐取暖,夜晚住在宿舍里瑟瑟發抖。他下定決心,為家鄉的脫貧攻堅出點力量。為此,他多次組織書法家、企業家為家鄉捐款捐物奉獻愛心;積極協調三江源公司周占棋經理為上花中學送來了價值13余萬暖被、床單;積極協調浙江甘肅商會為家鄉父老鄉親送來了價值10萬余元棉衣、鞋帽、學校體育用品。同時,他還組織著名書法家為學校師生贈送了100多副書法作品。在捐款儀式上,他告訴家鄉的學生們:"貧窮并不可怕,崇尚知識,一定能改變命運。"從大山深處走出來的他,懂得其中的真意,并在追尋知識、真實和大愛的途中實現了自我價值。
 
  人的價值不在于為個人索取多少,而在于為社會貢獻多少。大山之子--金樹棟,在文化脫貧攻堅的這條路上默默的實現著他的人生價值,大山深處,田間地頭,留下了他一串串深深的足跡,譜寫著一曲曲無言的贊歌。
 
信息產業部備案號 隴ICP備10200311號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6201021|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版權所有:中共白銀市委網信辦
西e網運營維護:西e網IDC中心技術支持:西e網技術服務中心 白銀鴻途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未經本站許可不得建立鏡像連接,相關權益受法律保護。
伊人狼人综在合线av正片_伊人久久综合影院_伊人久久综合一本超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