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位置:西E網首頁 > 解密 > 「毒王」蝙蝠:揭秘蝙蝠帶毒不中毒之謎

「毒王」蝙蝠:揭秘蝙蝠帶毒不中毒之謎

編輯:黃榮      信息來源: 西e網-新浪網發布時間:2020-2-26

        時間過得真快,轉眼間2020年也即將過去六分之一。
 
        如果你要問我這過去的兩個月有沒有什么遺憾的事情,那我會告訴你,如果我要是知道過年這段時間出不去,那么我當初絕對不會就只喝一杯奶茶這樣草草了事,起碼也得吃頓火鍋??!
 
        可惜,我現在只能望梅止渴,過著一邊看美食照片一邊寫稿的生活。要問我為什么會這樣,那還得從一只蝙蝠說起。
 
        那些與蝙蝠有關的疾病
 
        新年伊始,隨著新冠病毒的爆發,蝙蝠、野味等詞便成了熱搜???。一張帶毛的蝙蝠湯圖片更是被人手傳閱,雖然已經辟謠這張圖片與此次疫情無關,但在當時還是驚的人啞口無言,不禁感嘆,怎么會有人吃這種東西呢?
 
        回顧中國歷史,也只有在《神農本草經》里提了一下,用夜明砂(蝙蝠屎)治療眼疾的事,除此之外,再就沒見過有關食用蝙蝠的記載。
 
        那么為什么大家一說到蝙蝠就會聯想到野味、疾病,活體病毒庫等詞呢?如果想要解答這個問題,我們就得先來講一講那些與蝙蝠有關的重大疫情。
 
        雖說很多疫情與蝙蝠有關,但這里Dr.Why必須要為蝙蝠發聲,蝙蝠真的很無辜,蝙蝠也沒有錯,它們之所以能引發多種人畜共患疾病,最主要的原因還是隨著社會的發展以及人口的增多,我們逐漸地入侵了蝙蝠們的領地。
 
        例如,馬來西亞的一些商業養豬場就擴建在蝙蝠棲息的森林里,這也成為了尼帕病毒爆發的導火索。
 
        1998年10月,馬來西亞北部地區的養豬場里,很多工人開始出現發燒、頭痛、惡心、四肢無力的癥狀。與此同時,這些豬場里的豬也集體患了腦炎。隨后,盡管政府立即采取措施,可還是沒有止住疫情的傳播,到了年底,疫情更是蔓延到了新加坡,印尼等地[1]。
 
        截止至1999年12月,馬來西亞、新加坡及印尼尼帕病毒性腦炎發病共283例,109例死亡,病死率達38.5%。除此之外,當時的疫情直接導致馬來西亞近900個豬場,差不多90萬頭豬被撲殺,可謂損失慘重。
 
        之后的幾年,相繼有尼帕病毒爆發的消息,科學家們也逐漸發現一些食果蝙蝠才是尼帕病毒的自然宿主,而豬極有可能是吃了被蝙蝠污染的果子而被感染成為中間宿主,繼而傳染給人。
 
        與尼帕病毒同屬的亨德拉病毒也是這樣傳染給人類的,只不過亨德拉病毒的中間宿主是馬。因為病毒基因組的相似性,國際病毒分類委員會在第七次報告中,就將尼帕病毒和亨德拉病毒共同歸為亨尼帕病毒屬(Henipavirus)[2]。
 
        圖片來源:wiki電鏡下的亨尼帕病毒屬圖片來源:wiki電鏡下的亨尼帕病毒屬
 
        如果說這兩個疫情爆發的年份比較早,大家沒什么印象,那么我們接下來要說的疫情,絕對會勾起一段混著消毒液味道的回憶,那就是2003年的“非典”事件。也正是這次事件,讓大家將蝙蝠與野味聯系了起來。
 
        2002年底到2003年7月,“非典”共波及全球32個國家和地區。全球感染人數共8096例,死亡774例,平均病死率為9.56%[3]。當追蹤感染源時,香港大學的研究人員起先將目光鎖定在廣東野生市場里售賣的果子貍身上,認為果子貍才是“非典”的元兇。
 
        直到后來,有研究人員發現,蝙蝠身上同樣攜帶SARS病毒,人們才將注意力轉向了蝙蝠。2013年武漢病毒研究所人員認為,“非典”的真正傳染源,也就是自然宿主可能是來自于云南等地的一種蝙蝠——中華菊頭蝠(Chinesehorseshoebats),而果子貍只不過是不幸被感染的中間宿主[4]。
 
        其實除了這三種病毒以外,傳染速度極快的埃博拉病毒、引發嚴重呼吸系統疾病的MERS病毒,它們的自然宿主也都是蝙蝠。而這些病毒的傳播途徑也無外乎是,蝙蝠——中間宿主——人。當然有些小型的吸血蝙蝠也可通過直接叮咬等方式將狂犬病毒傳染給人。
 
        但是不管是間接傳播還是直接傳播,蝙蝠作為這些病毒的自然宿主,不僅啥事沒有,還身強力壯,有個別長壽的甚至可以活到40多歲。
 
        那么為什么蝙蝠能將病毒傳染給人,自己卻沒有事兒呢?它們在承載人畜共患病毒的能力方面又有什么特別之處呢?
 
        別急,Dr.Why這就從蝙蝠的生態學特點以及基因變化的角度和大家說說,這個有著“超能力”的物種。
 
        嚙齒動物被KO
 
        從生態學特點上來說,蝙蝠是僅次于嚙齒動物的第二大哺乳動物,數量幾乎為全球哺乳動物的20%。蝙蝠種類繁多,約有1200種,且生境分布也非常的廣。
 
        傳統上可將蝙蝠分為兩大類,一類是吃水果的蝙蝠,它們一般體型較為健碩,一類則是以昆蟲或動物血液為食的小型蝙蝠。(實力證明吃素真的不一定會瘦)
 
        全球蝙蝠種類分布全球蝙蝠種類分布
 
        剛剛我們提到蝙蝠在數量上略遜色于嚙齒動物,只能居于第二,可在病毒攜帶上,蝙蝠絕不認輸。
 
        2013年由科羅拉多州立大學疾病生態學教授安吉·路易斯(AngieLuis)指導的一項研究就表明,在攜帶病毒的數量上,蝙蝠完勝嚙齒動物[5]。
 
        研究人員先是通過編譯,分析鑒定出的每種病毒的數據庫,然后再將蝙蝠與嚙齒類動物攜帶病毒的能力進行了比較。結果發現,嚙齒動物攜帶的病毒總數比蝙蝠略多(179/137)。但蝙蝠在每個物種中都攜帶更多的人畜共患病毒。具體而言,平均每個蝙蝠物種都能攜帶1.79種人畜共患病毒,而嚙齒動物的每個物種中只攜帶1.48種病毒。
 
        更要命的是,蝙蝠攜帶的病毒量還可以通過不同物種生存環境的重疊而實現倍數增長的。也就是說,蝙蝠的每個物種所攜帶的病毒都可以共享。
 
        路易斯表示,如果將一種蝙蝠放到另一種蝙蝠生活的地方,那么這些蝙蝠攜帶病毒的量是非??膳碌?,因為一種病毒平均可以感染4.51個蝙蝠物種。
 
        這么一看,蝙蝠在攜帶病毒這點上,的確有點厲害?,F在我們說完了蝙蝠在生態學特點上的與眾不同之處,接下來我們再來說說蝙蝠為什么能不受病毒的影響。
 
        會飛的哺乳類
 
        首先,蝙蝠作為唯一會飛的哺乳類,的確是有些“超能力”在身上的。當然這里說的超能力可不是像《蝙蝠俠》中的那種(畢竟電影中蝙蝠俠的超能力是有錢),而是神奇的“修復能力”。
 
        為了生存和飛行,蝙蝠必須要將新陳代謝提高(通常是同等大小嚙齒動物的兩倍)。高代謝必將會帶來更高的組織損傷,同時極高的代謝水平也讓蝙蝠體溫升高,可達40°左右[6]。
 
        這要是放到其他哺乳類動物身上,估計熱都熱死了,可蝙蝠早就在進化中克服了這點。既然是高代謝引起的組織損傷,那么只要能提升自身的修復能力不就好了,因此,蝙蝠便在進化中得到了修復組織的能力,這也解釋了為什么蝙蝠會這么長壽。
 
        當然有了組織修復能力還不夠,想要不被病毒所侵蝕,還得再加把勁兒,免疫系統也得跟著升級才行。
 
        此前就已經有很多研究表明,蝙蝠的免疫系統非常特別,不僅可以增強對病毒的防御能力,還可以快速減輕一些炎癥反應。由新加坡杜克-國立大醫學研究生學院新發傳染病中心主任王林發指導的一項研究顯示,蝙蝠的超強免疫力可能與缺失的PYHIN基因有關[7]。
 
        PYHIN基因是炎癥反應通路中的重要組成部分,而炎癥又是導致的疾病、老化以及癌癥的重要原因。因此王林發教授帶領團隊分析了十種蝙蝠的基因組,目的就是看看這些蝙蝠是不是有PYHIN基因缺失,結果發現,這十種蝙蝠的身上的確存在PYHIN基因缺失,而且是PYHIN整個基因家族都缺失了。
 
        也就是說,因為PYHIN基因的缺失,蝙蝠可以一直處于一種低炎癥反應狀態,再加上極強的組織修復功能,共同組建了一個堅固的免疫系統,不僅可以控制并減輕病毒對自身的傷害,還可以讓病毒的量維持到一個比較低的濃度。這可能就是蝙蝠攜帶大量病毒,自身卻不會發病的原因。
 
        不過這種能和病毒共生的技能卻是我們人類模仿不來的。作為哺乳類動物,蝙蝠能超負荷承載病毒,超負荷讓免疫系統工作,但是人類不能。人類的免疫系統一旦超負荷運轉,那么隨之而來的只有崩潰。
 
        近日有關于新冠病毒中間宿主是什么的報道非常多,有說是蛇的,還有說是穿山甲的。雖然現在還沒有定論,但這些動物都是被迫被擺上餐桌才成為中間宿主的。最后Dr.Why還是想說一句老生常談的話,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東西也不能亂吃。
信息產業部備案號 隴ICP備10200311號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6201021|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版權所有:中共白銀市委網信辦
西e網運營維護:西e網IDC中心技術支持:西e網技術服務中心 白銀鴻途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未經本站許可不得建立鏡像連接,相關權益受法律保護。
伊人狼人综在合线av正片_伊人久久综合影院_伊人久久综合一本超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